爆米花容器工廠


深夜仍在運作的
爆米花容器工廠
身穿制服的廠長與工人
齊聲複誦來自遊樂園的訂單:
「塑膠材質,吉祥物造型。」
「五千份,今日清晨交貨。」

偽裝成爆米花容器
是否就能被送往樂園?
我滿心期待地蹲上輸送帶
偕同眼神渙散的塑膠吉祥物們
以空虛的姿態前進

深夜仍在運作的
爆米花容器工廠
容器們逐一消失在
有光的輸送帶盡頭
光的背後就是樂園嗎?
光的背後就是樂園吧?
可惜只是貨車的車廂
(至少是輛開往遊樂園的貨車)
(我安慰自己)

深夜仍未停歇的
有吉祥物塗鴉的貨車
沿著海濱開往樂園
結局是爆米花容器與車
一同滑進了海裡
(我奮力拍動海水)
(嘗試將吉祥物們送回陸地)

身穿制服的廠長與工人
站在岸邊齊聲複誦:
「損失貨物五十箱,」
「貨車一輛,」
「司機一人。」
(但是疑似還有另一人)
(掙扎在海裡)

對於在海中沉浮的遊樂園吉祥物們
對於那些沒能完成任務的爆米花容器
我感到惋惜
接著想到自己也是沒能完成
名為生存的任務
終於安心地沒溺



(2019.09 聯合文學雜誌419期)